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吕本富:智能汽车商业模式及其难题

中国景点网 2019-07-09

1月11-13日,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(2019)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召开,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吕本富发表了主题演讲,演讲内容如下:

各位下午好,感谢会议组织者邀请我与大家探讨智能汽车的问题。我不是这个行当的,一直犹豫来不来。后来说干脆说商业模式吧,因为我研究商业模式很多年,我重点讲智能汽车商业模式及其难题。

首先,大趋势。以汽车为核心的交通运输工具是释放二氧化碳元凶,占地球二氧化碳排放量95%。刚才这句话不敢说,黄总走了我敢说,燃料时代要过去,这是最大的趋势。由功能车进化到智能车,这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。因为衣食住行是四大刚需,而且行又能把住和食串联起来,行决定了住和食,所以出行的改变,特别是由功能车到智能车,显然改变了生活方式、娱乐方式和沟通方式。也许以后看电影的时候主要是坐车看,不会专门抽时间看电影,这不就改变了娱乐方式吗?比如上班5小时,那时候可能就是看电影的时间了。电影的节奏,可能50分钟一集,这就是改变娱乐方式。汽车又是技术密集型的行业,智能汽车有大大地提高了汽车的技术密集度,所以和它交叉的学科领域和行业会越来越多。汽车是个强交叉性的行业,因此,必将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。一个是改变我们各种方式,另外一个对社会产生影响,这就是智能车到来两个最显著的变化。

具体来说,它会重构原有的商业逻辑。在变化的过程中,汽车行业和移动生态系统同步发生变化,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将会同步升级。我们研究商业可以看到的角度来说有三个重点,第一个重点,不管是初创企业还是老牌的制造商都在做驾驶系统,比如驾驶辅助系统,自动驾驶等等。驾驶系统或者驾驶辅助系统或者是自动驾驶系统,就是未来汽车的操作系统,这是必争点,像电脑操作系统一样。汽车未来是移动的电脑,谁可以做操作系统,谁就是最牛的,操作系统是核心的竞争点。第二个重点,动力系统。刚才讲了燃烧时代已经过去,燃烧的效率只有40%,还是最高。而电的效率可以到90%。动力系统的转换不可逆。第三个重点,销售模式的转变。数字营销,给消费者带来全新的体验。过去有4S店代理批发的模式一定是淘汰的,现在不知道咱们这有没有经营4S店的,这种经营的方式,汽车售卖方式的变化。过去是代理+销售+售后的概念,现在可能没有了。这三个商业逻辑是最重要的,如果出行行业有逻辑需要重构,我们认为这三个是最重要的,操作系统、动力系统以及售卖方式。

四个趋势,智能汽车电动化是基础,自动化是条件,联网化是手段,共享化是结果。汽车一定是娱乐工具,上班没事儿就看这个,而且是个性化的。共享化就是网约车模式。这些趋势现在看的非常之明白,基本上也是不可逆的。这里有一些老玩家和新玩家,老玩家包括通用、大众。也有造车新势力,国内比如蔚来汽车。软件领域有自动驾驶领域,也有谷歌、百度和华为等做操作系统的。也有像以色列这些公司做单打一的,以色列的Mobileye、Valens、Waze、Gett做的非常好。有专门做地图导引的,也有做跟踪定位的,以色列的公司做某一个细分领域一定是第一名。

不管是老玩家还是新玩家,它都有一些需要我们解决的两个问题,两个难题。第一个,价值定位。任何一个消费品都需要消费者可以接受的价值,都存在着定位问题。智能汽车尤为复杂。做能源的,做燃料的没有定位的问题,汽油标号一样,无所谓定位。但只要你是面对你的用户,面对的是C,而不是B,商业模式两个基本的需求,对B和对C不一样。对C的一定有一个价值定位,你做的这个场景是不是消费者可以接受的。前一段跟科大讯飞的刘庆峰总交流,他做了一个翻译软件,但没有人应用,后来他做成了一个软硬一体的翻译机。只要是面对C的,这是跑不掉的难题。第二,自动汽车的伦理问题。由人驾驶到无人驾驶,过去人是汽车的操作系统,现在变成智能是汽车的操作系统。牵扯到无数的伦理问题,有设计者,纯粹的技术设计者不行,上升到法律伦理道德层面,很多问题无解。有人驾驶到无人驾驶,现在很多的问题无解。

其实消费者接受的就是五个价值主张,第一,产品,包括性能、质量、特色、品牌、选择、易于使用、安全。第二,价格。价格不是越便宜越好。第三,公平,透明合理。第四,途径,包括便捷、附近购买。第四,服务,包括订货快递退货。第五,体验,包括情感上尊重、格调、娱乐、亲和力、关系。价值主张最重要的就是两个,首要价值和次要价值。什么是首要价值?你的产品立于不败之地,不管是老玩家还是新玩家,你对消费者首先倡导的是哪一个价值就是首要价值。次要价值就是和其它产品和服务有差异性的价值。刚才讲了五个价值,其它的三个价值,只要达到平均数就可以。如果你说把这五个价值全满足消费者,那车太贵了,只要一主一辅加上三个平均数,基本就可以有你的市场。

世界著名公司的价值主张,麦当劳的首要主张是途径,你在饿的时候5分钟可以找到我,就是途径是它最重要的价值主张。其次是服务,你到我这个店里十分钟就让你吃到我的东西。过去我们认为十分钟吃到一道菜,好像觉得无所谓。到了欧美一道菜上了40分钟还不上下一道菜。麦当劳从来不说自己好吃,它说不难吃就行。设计产品的时候汽车也是一样,哪一个是首要的,哪一个是次要的,哪一个是平均数。到现在为止,看到新玩家和旧玩家对未来的智能汽车没有提出自己的价值主张。画一个价值主张图,我有两个特性,我可以让它达到4,这个达到1就可以,这个就是定位。商业模式设计就是你对消费者的诉求及其定位。如果你这个东西定不准还有问题,任何科技成果的转移都有最后一公里的问题。不是你技术很先进,市场就给你回报的。其实技术很先进,最后一公里解决不了,依然实现不了价值,所以这是设计商业模式最重要的东西。

自主无人系统的公平性问题。现在随着人工智能的普及,智能化的普及,人工智能的伦理问题已经成为整个学界的焦点。2018年10月首届哈佛数据科学大会,自主无人系统的公平性问题都放在一个突出的位置。世界上著名的大学都在设计人工智能的伦理课,中科院大学也在设。前一段造小孩的就有问题,就没有伦理的限制,瞎造,造出毛病就麻烦了。过去无人驾驶,我们都知道有婆婆和媳妇儿的难题,过去考验一个男生就问你,你老婆和你妈掉坑了先救谁。答案不好回答的。现在无人驾驶的领域也遇到这个问题,左边一个小孩,右边一个老人,让它撞谁。这就叫失控的电车难题,这是人工智能最著名的伦理难题,让它撞自己,我不买车了,消费者也就不买了。事实上,无人驾驶的伦理难题不止这个。一旦汽车实现真正的自主,意味着如果发出了对某人的逮捕令,这个人进入自动驾驶汽车,汽车是不是会自动上锁把他送到检查局,送警问题。车里的人突然发病了怎么办,是不是车辆能否以每小时110公里的速度,在城市道路上飞奔把人直接送到医院。而其他的车辆自动分开,让出一条路。还有责任承担主体的问题。系统设计者面临道德的两难选择。司机是否应该要求车辆以每小时128公里的速度行驶,如果这样,汽车的行驶过程发生了车祸,司机是否应该承担责任,汽车制造商是不是应该负责。超速行驶时有发生,我们无能为力。自动驾驶汽车车上没有司机,不能责怪汽车,看起来好像没有责任。实际上,如果这个汽车超速的时候,汽车制造商AI的设计者,政策制定者和司机可能四方都会被追责,谁的责任大?这是责任承担问题。因此,带来有人驾驶到无人驾驶不是问题解决了,而是问题更加复杂。我们现在正在开人工智能的伦理课,自动汽车的上路还有若干的问题。即使技术完成以后,后半段的牵扯到社会和经济法律的问题,现在远远没有做好。(文章来源:盖世汽车网)